跳到主要內容

Menu

【201907封面故事】金馬賓館 軍事據點蛻變當代藝術中心

在半個世紀前的1967年,金馬賓館是抽中「金馬獎」的阿兵哥前往離島戰地前線的中繼站,這麼多年過後,這個地方不再充滿離別傷心氛圍,卸下軍裝,優雅轉身,蛻變為一座當代美術館,保留了過往的記憶,延續了當代的生命,繼續寫下一篇篇關於高雄、關於時光的故事。

金馬賓館為折衷式建築,中規中矩外觀帶有軍事氛圍。
金馬賓館為折衷式建築,中規中矩外觀帶有軍事氛圍。(攝影/曾信耀)

老建物活化再利用 以「人」為本

  對上一代而言,金馬賓館或許是灰色的記憶,但從未經歷那段歷史的新世代,眼中所見又是另番風景。外牆格柵、軍區編號、鐵製樓梯、長方磁磚、磨石地板,褪去軍用色彩,這些細節充滿老時光的雋永。「我們在整修上,盡量維持建築紋理,找老師傅來修補磨石子地板,樓梯牆面上的長方形米白色磁磚,由於台灣沒有產了,特地從東南亞進口,仔細一點其實都看得出新舊色差,建築若跟著時間走,自然就會留下這些痕跡。」修舊如舊,強調的是工法、材料如舊,而非仿舊,在金馬賓館實踐了這項真諦。

金馬賓館以新面貌重現。
金馬賓館以新面貌重現。(攝影/曾信耀)

  老建物活化再利用當中,經歷了至少十五次的平面配置更動,才恢復至過去的樣貌與格局。邵雅曼說,修復的概念以「人」為出發,設計上引進了空氣和光影的流通、增加觀者坐的空間,並發揮壽山入口的地理位置,將周遭綠映一併考量進空間的陳設,因此遊走其中,沒有老建物的壓迫感,反而十分舒暢。

館區內的許多角落仍能感受歷史留下的痕跡。
館區內的許多角落仍能感受歷史留下的痕跡。(攝影/曾信耀)

走進常設展  遙想過往的軍旅時光

  「金馬賓館在每一個時代,都有它存在的理由。」過去,它是軍事據點,而今,它花費了兩年時間,由台灣紀錄片導演陳普規劃,彙整了金馬賓館至今的文獻資料,如書信、影像、口述歷史等,化為一樓常設的《檔案室》,供民眾追憶舊日軍旅時光。

(左)常設展《過渡》中的「時光囊」收錄了金馬故人的訪談節錄。(右)銅質俥鐘(傳令鐘),是老式船泊中用於傳令控制速度的工具。
(左)常設展《過渡》中的「時光囊」收錄了金馬故人的訪談節錄。(右)銅質俥鐘(傳令鐘),是老式船泊中用於傳令控制速度的工具。(攝影/曾信耀)

  另一常設展《過渡》,展出空間是當年的報到室,以視覺、聽覺重現了過往的情景。第一部分是「時光囊」,透明的「時光片」上刻著金馬故人的訪談節錄,其中許多教人看了又心酸又好笑,例如「捐血的護士遠看很漂亮 近看很兇」、「海有黑影 害怕是水鬼 原來是海獺」,觀眾可循著這些隻字片語重新回溯這個地方在個人、家國、時代層面上的意涵。第二部分是個靜思空間,創作者利用光點劃過漆黑營造出面向港口遠眺的景色,伴隨著收錄自高雄港的低沉背景音,眼閉起來,心靜下來,思索目前正在經歷什麼樣的過渡,離開前把它記下來,投入信箱,每隔一段時間,館方便會從中挑選最有感的字句,刻在時光片上,累積金馬賓館的微歷史。

在《科林斯運河—鑽石》可見到藝術家James Turrell以光為素材的裝置作品。
在《科林斯運河—鑽石》可見到藝術家James Turrell以光為素材的裝置作品。(攝影/曾信耀)

  除此之外,目前館內還有《禪色•向蕭勤致敬》、《紅X線 Franz Bette》、《科林斯運河—鑽石》等展。問及選擇合作藝術家的標準,邵雅曼說,「藝術擁有讓人快樂的特質,展現出藝術家的生命厚度。」因此,這裡所見的作品大多不是擁有很強烈的具象特質,觀眾可以從中自由感受、解讀,一如金馬賓館的英文名ALIEN Art Centre,藉由當代藝術將帶領你走向一個未知的異界。

金馬賓館優雅轉身成為當代美術館。
金馬賓館優雅轉身成為當代美術館。(攝影/曾信耀)
Information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地址:高雄市鼓山區鼓山一路111號 

電話: 07-9721685 

週二~週日 10:00-18:00(最後入館時間17:00),國定假日開館。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