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寫畫高雄】旗津憶往

  旗津的老家外有一片沙灘,沙灘前有座大廟與兩隻大獅子,一隻踩著球一隻踩著小獅子,我比較喜歡踩球的那位,感覺比較會跟小朋友玩耍,踩小獅子的感覺兇巴巴的。

  沙灘上有好多小螃蟹,他們不漂亮,都灰灰的,但多得不像樣,密密麻麻讓整個沙灘看起來都在躁動。舅舅或外公常常帶我來這裡玩,我會帶著挖土的玩具,快速衝向那些動不停的小東西,嚇得他們四處奔跑藏匿。如果跑回洞裡的怎麼辦呢?「要用乾沙灌進去,」舅舅說著示範:「因為底下都是濕沙子,乾沙的顏色會顯示他們的位置。」這招永遠管用,我們總能抓一杯子螃蟹,但觀賞完後會乖乖的放回去。

  通常,我們玩到太陽泡了一半身子在海裡就離開,堤岸旁有把哺把哺,賣著冰淇淋、黑輪、香腸還有彈珠汽水,我知道彈珠汽水的彈珠拿不出來是個謠言,破解方式是往平常旋轉的反方向轉就開了,我為這個秘密沾沾自喜,還曾因此偷走店家的一顆彈珠,那時盡愛做一些不為人知的小壞事。

  夕陽光一路灑在回程上,走到哪就亮到哪,獅子也亮亮的,每次離開我都會和他說再見,並且問他要不要吃黑輪。他總是沈默不語,但我總幻想著哪一天,他會放下他手中的球,彎腰吃走我手中的食物……。

  我從回憶狀況中醒來,人正坐在消波塊上望著海出神。時常還會回到旗津的這片海,一眨眼,二十年多也過去了,獅子還在,眼珠子多年來被重新畫了好幾次,瞳孔忽大忽小的;人群離開,堤防上也就不賣黑輪了;螃蟹從沙灘上消失了,現在只能在某些攤販上看到他們。而沙灘,被海吃了,像餅乾一樣,吃到只剩一個月牙灣,不復從前。

旗津憶往。(圖╱黃湘)
旗津憶往。(圖╱黃湘)
Information

◎文、圖╱黃湘:台灣高雄人,習慣複合媒材手繪後上機結合繪圖軟體,創立「慢熟WORKROOM」畫品牌(現為雙人工作室)秉持以慢而入味的節奏畫事。從小玩的玩具是畫筆,學生時期亦在畫室中度過,常自嘲「我的人生好像也只會畫圖」。畫圖以外,身負各種無用技能與奇妙興趣,偶爾能應用在創作中,但很看機緣。

黃湘

www.facebook.com/mindslow.2013/                

www.instagram.com/mind_slow/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