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城市景深】自由之鷹——老鷹印第安樂團

  「音樂,是一種溝通的方式。不需要文字、不需要對話,就可以互相理解,因為是從心出發,所以人人都能理解。」

  高挺的鼻梁、褐色的皮膚、深邃的大眼,來自玻利維亞的Eddy是老鷹印第安樂團的團長兼秘書兼樂手,也是街頭藝人、英文老師、西班牙語老師、唱片發行人。1997年以文化交流的名義來台巡演,走過許多國家和城市的他,最後選擇落腳台灣、築窩高雄。

  初到台灣環島巡演後,團隊獲邀常駐表演,卻在第三年準備回鄉的前夕,老闆拒不付款。他們在此絕境中,加入街頭藝人的行列,透過街頭表演賺足機票費,甚至打響「老鷹印第安樂團」的名號。

  街頭是現實的舞台,觀眾的反應是最直接的評價。好奇的,可能會駐足聆聽;欣賞的,可能會鼓掌掏錢;但更多的,是行色匆匆、面無表情的路過與錯過。「老鷹」發現,單單用民族樂曲,不太能引起台灣人共鳴,於是混合不同曲風、自創曲目、更錄製專屬CD。「老鷹」發覺,南島燠熱氣悶不似高地,甚至曾經中暑失聲,於是改進了頭飾和服裝。「老鷹」察覺,要在街頭生存不僅要有實力也要有魄力,於是重金投資設備,用音質超越競爭對手。

  一晃二十多年,當初的夥伴已各奔東西,只剩Eddy與弟弟Neloi仍盛裝表演。「老鷹」並未鎩羽,他們有死忠粉絲建立的「粉絲專頁」,還有來自台灣各地的表演預約。

  高雄有什麼吸引Eddy的地方,讓他一待就超過二十年呢?「這是一個交通便利、功能完善的城市!」如此實際的回答,來自於他親眼見證高雄數十年間的建設與發展,也來自於他性格中務實、積極的一面。比起浪漫灑脫的藝術家形象,Eddy更像是一位生活哲學家。但這份遠見與從容,卻是因為生活磨難的砥礪。

  「這樣很好,我現在很自由,我自己決定要不要接受表演,我自己決定一天怎麼過。」

  台灣,比起家鄉有更為自由開放的環境;高雄,比起其他城市更為宜居友善。雖然他並不愛越來越熱的氣候,但當畫上迷彩、拿起排笛,他便是全心全意用音樂與他人交流,用音樂跨越民族差異,用音樂展翅高飛的「老鷹」。

高雄讓Eddy一待就超過二十年。(圖片提供/老鷹印第安樂團)
高雄讓Eddy一待就超過二十年。(圖片提供/老鷹印第安樂團)
Information

WITUK(為臉著上迷彩。亞馬遜區域,包括祕魯、玻利維亞等地,許多民族都會使用這個字。)

在Eddy的家鄉,臉上的迷彩有其傳統意涵,它不只有裝飾用途,更證明一個人的階級與成就,譬如戰士得勝歸來、獵人狩獵豐碩、來自領袖家族等等,是慶典時的必備妝容。由於顏料取自一種叫做WITUK的植物,畫迷彩的動作也稱為WITUK。使用的顏色上,也有不同的意涵,譬如Eddy最常使用的白色象徵純粹、新生;黑色象徵抵禦惡靈;紅色則象徵力量。如今,比起儀式或信仰,人們更傾向於為了引人注目而彩繪。

老鷹印地安樂團:https://www.facebook.com/AnkaPhaway/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