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好人物】用生命熱度沏壺茶——石雕藝術家盧志松

  石雕藝術家盧志松的工作室「知壺惜福工坊」藏身在鳥松的巷弄裡。在一個濕冷的冬夜,我依約來到工坊門口。工坊裡溫暖的展示燈光透出玻璃拉門——茶具、石雕、長桌,以及輪椅上的盧志松,讓門內景象像極了林布蘭的畫。

石雕藝術家盧志松(攝影/陳十攝影工作室)
石雕藝術家盧志松(攝影/陳十攝影工作室)

  「這麼冷的天氣,先喝杯茶吧?」

  接著他便為我斟上一碗溫度、濃淡都恰到好處的熱茶。或許是石雕的工作使然,盧志松的上半身十分粗壯,肩膀的厚度遠超過我的掌幅;一雙黝黑、厚實的大手正輕巧的握著茶器,為我重新斟上一碗茶。

  盧志松是澎湖人,十個月大時因為感染小兒痲痺而終身失去行走的能力。伴隨疾病而來的,還有他晦暗痛苦的童年。在訪談中,關於兒時生活的話題被他輕鬆帶過。但那些關於歧視、霸凌、以及在地上爬行而被鋪路的礁石扎進肉裡的隻字片語卻深深刺入聽者的心。

  「那時我的手掌,長著比狗掌還厚的繭」盧志松笑著說。

  國中畢業後,他離開澎湖來到高雄鳥松的貝殼加工廠學藝。即便家中已為他安排好留在島上的出路,但他心裡有份想自食其力的執拗,驅使著他離家一步步上前擁抱自己的生命。在貝殼加工廠工作不久後,這份執拗又帶著他負笈前往台南、台北學藝。其間,他還在屏東基督教醫院接受了腿部的矯正手術,為的是要能靠自己的力量站立,使用拐杖行走。

  若說雕刻藝術是他擁抱生命的第一步,那在醫院休養時接觸到的基督教信仰,便是他前進的重要推力。在學藝與摸索的階段結束後,盧志松在石雕茶壺的領域佇足,除了出於本身對茶的愛好之外,還因為他在這些不受人喜愛、形狀怪異的石材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

  「看似不起眼的石頭我要將之化腐朽為神奇,就如同我的人生一樣。」

  盧志松投注心血的石雕茶壺為他贏得了台灣工藝界的各項殊榮,而他找尋生命、擁抱生命的經驗跟熱情讓他得到了全球熱愛生命獎。但他並沒有打算就此停下腳步。他告訴我一個關於年老的鷹的故事——衰老的鷹必須面臨一個最終的選擇:是要安穩的等待死亡,或是要忍痛將長喙敲短、鈍爪拔去、啄落羽翼只為了再次飛翔。

  《蒼松勁鷹壺》正是將他意欲重生的心境投射其中的作品。羽翼內斂的石鷹還在松枝上沉思艱難的抉擇,盧志松卻早已做出了選擇,他重回校園,研究能夠精確傳承他一身技藝的教學方法。他還計畫將自己的生命歷程寫成自傳,將他對生命的理解與體悟分享出去。傳承與分享,就是他再次振翅飛翔的目的。

《蒼松勁鷹壺》(攝影/陳十攝影工作室)
《蒼松勁鷹壺》(攝影/陳十攝影工作室)

  離開工坊後,我不斷想著盧志松與他的石雕茶壺。要將飽滿堅硬的圓石雕成茶壺,勢必要先將舊有的固執與剛硬掏空,才能擁有包容香郁茶湯的一方肚腹。就像我所看見的盧志松,不停琢磨著自己的內在與靈魂,只為了裝進他對生命的熱愛與期盼,並為他人斟上一碗,在冬夜裡溫暖心神、充滿希望的熱茶。

回到頁面頂層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