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高雄畫刊

【封面故事】寂靜‧感恩‧日本新年

  「寂靜中得到休息,知足感謝過去一年,可以說是日本新年的基調。」高雄媳婦中島香織,以日本繪本《戴斗笠的地藏菩薩》來傳達如此的精神。

  香織來臺近十四年,教授日語,近期也開設日本文化體驗兒童教室,這天,龍鳳胎的一雙兒女はるか(晴佳)、はるき(晴輝),一起加入製作日式賀年卡。童趣的線條和手作的質感,是回顧一年來所受的照顧、與親友交換近況的禮物。

當了媽媽之後,中島香織重拾故鄉習俗,為孩子做賀年卡。(左:攝影/蔡雨杉。中、右:圖片提供/中島香織)
當了媽媽之後,中島香織重拾故鄉習俗,為孩子做賀年卡。(左:攝影/蔡雨杉。中、右:圖片提供/中島香織)

新曆年寂靜簡約

  在日本,接近年關時,從新聞或周圍都會傳來「再努力兩天就可以放年假囉」的激勵,眾人忙著準備年菜及賀年禮。

  日本年菜大多為了感謝母親辛勞,以不開火、無須刀工的料理為主。老家在埼玉的香織,祖上務農,家族依循傳統,年節料理盡量不殺生,以黑豆、蛋捲、昆布、芋頭等冷盤,以及蕎麥麵、年糕湯、紅豆湯為主。年節家居的時光,團聚看紅白歌唱大賽,元旦在期待中收到賀年卡,一年之初的感動,益增親密。日本在新曆除夕到大年初三,年節過得簡約。但是徹底休息、在寂靜中規劃一年之計的重要性,香織成人後更能深刻體會。

蕎麥麵是日本年菜之一。(©Tevaprapas)
蕎麥麵是日本年菜之一。(©Tevaprapas)

  嫁到高雄後,香織一家人新舊曆新年都慶祝。新曆年的臺灣籠罩在跨年倒數氛圍,然而香織偏愛的儀式則是,吃著日系超市購得的蕎麥麵及年糕,向經營有機飲食「木葉粗食」的朋友分來稻草,製作象徵迎神招福的環狀「注連繩」,妝點節慶。

象徵迎神招福的環狀「注連繩」,是日本年節的重要妝點。(©katorisi)
象徵迎神招福的環狀「注連繩」,是日本年節的重要妝點。(©katorisi)

舊曆年熱鬧窩心

  來臺伊始,香織有感臺灣春節大紅街景、氣氛熱鬧,麻將聲與鞭炮聲齊鳴,人人無懼道路壅塞,回家團圓景象,與日本的寂靜與休息,呈現反差。香織覺得臺灣新年十分忙碌,剪髮買新衣戴新帽,準備南北貨、及滿桌熱騰騰的年菜,親戚們開門問薪水、串門問婚事,人與人的交流相當直率。再者,相較於日本只休四天,「臺灣學生一到春節,常跟我請假一週出國,相當有行動力」,這些都可說是兩地新年的各種「溫差」,香織笑道。但是隨著日久生根,街頭巷尾受人祝賀新喜的氣氛,自然也帶動了香織主動向人恭賀,而開始將這樣的暖意再次傳送出去,也讓香織喜歡上這樣的窩心。

   對於雙胞胎晴佳、晴輝來說,最高興的則是,來自兩國阿公阿嬤的加倍愛心。不同於臺灣多以紅色為底的紅包,日本的紅包袋設計多樣,可選擇卡通人物、吉祥圖案,更討兒童歡心。但是日本只給晚輩,並傾向有限度的金額,象徵性意涵大於金額。不成文的公式是,年齡乘以500日圓的紅包,給到就業為止。例如,四歲的晴佳、晴輝可以拿到2000日圓(約500臺幣)。臺灣則是晚輩也會包紅包給臺灣長輩,且金額誠意十足。讓香織感到有些詫異,因為日本長者出於面子顧慮,拿晚輩紅包,自覺有種無法自給自足的羞愧,因而普遍沒有收晚輩紅包的習慣。但是了解臺灣習慣背後報答養育恩情的意涵,香織卻十分認同。

晴佳穿上繽紛喜氣的和服,興奮的期待到三鳳宮參拜。(攝影/蔡雨杉)
晴佳穿上繽紛喜氣的和服,興奮的期待到三鳳宮參拜。(攝影/蔡雨杉)

臺灣過年,年年新鮮

  在三鳳中街添購年貨時,邊秤著要給愛笑神晴佳、晴輝吃的零嘴,邊說「日本過年的祭祖,頂多是分一小盤年菜放佛壇,合掌表達心意而已。但臺灣祭祖料理十分豐盛,先生的弟弟一家也一定會從臺北趕回來團圓,重視家族的傳統很濃厚」,讓香織覺得臺灣新年,年年有新鮮事,一點也不膩。訪談的這天,興奮的晴佳初次穿上繽紛喜氣的和服,期待頭一次的三鳳宮參拜。香織說,「這是祖母為了剛出生的我而縫製的和服,我一直穿到三歲的新年。現在傳承給はるか。」期間香織不斷為好動的小晴佳,調整鬆掉的腰帶。在三鳳宮參拜的晴佳、晴輝,流暢地交互使用中日文,俏皮伶俐,被參拜的日本旅客笑稱為「小さい神様(小小神明)」,這或許受到日本認為「七つまでは神のうち (七歲之前都還是神)」的觀念影響,而供奉哪吒的廟方,也主動送上棒棒糖。

  回程,香織一家隨興唱著中日文歌曲時,晴佳突然唱起,回顧人生自勉向前的昭和歌謠「わたしは今日まで生きてみました(然後我就這樣試著生活到了今日)」。神來一筆地為香織做了總結。從文化衝擊到欣賞優點,臺日雙重的價值觀不斷交融,今年仍有不可思議的發現,如今懷中也持續孕育著第三個生命。臺灣和日本,都交織成中島香織的人生,與她的雙胞新年。

回到頁面頂層 回到頁面頂層
2023高雄跨年亞灣未來市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