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202008名人堂】高雄囝仔楊大正誠實地唱 讓人對未來有了嚮往

  滅火器樂團,台灣具代表性的台語龐克樂團,由高雄囝仔所組成,每條新歌一發布,必引起廣大迴響,若仔細看留言區,會發現一個獨特的現象,滅火器的歌總會引起共鳴留言,認為團長楊大正撰寫的詞曲特別貼近人生,擊碎在社會打拼的人們辛苦包裝下的堅強外表,聽得痛哭流涕、淚流滿面。

  四位不唱情歌的搖滾男子漢,一個在MV裡刻劃小人物甘苦的獨立樂團,他們的歌聲濃縮了人生百態,讓經歷過的人真實有感。

滅火器樂團的台語歌,真切到連香港及中國歌迷都為之動容。(照片提供/火氣音樂)
滅火器樂團的台語歌,真切到連香港及中國歌迷都為之動容。(照片提供/火氣音樂)

這條歌是屬佇咱的歌,屬佇彼一年你我做陣行過的性命

  「你講人生啊人生,像漂浪海上的船」、「我來自一座海上的島嶼」、「港邊傳來陣陣歌聲,佇風中輕輕放送」楊大正寫的歌詞總散發著濃郁海味,但在高雄長到16歲才北上闖蕩的他,雖然陸續搬家過幾次,卻從沒住過海邊。

  他的成長過程是高雄從工業城市轉型的年代。愛河開始綠化,拆除舊圍牆,高雄港區的樣貌慢慢出現輪廓,海洋意象也開始浮現,在河畔聊天打屁的青春,是楊大正感受到高雄為一座海港城市的開始。

楊大正認為成長的過程總會有很多問題,但不要因此害怕停下腳步。(攝影/陳晉生)
楊大正認為成長的過程總會有很多問題,但不要因此害怕停下腳步。(攝影/陳晉生)

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

  楊大正認為,高雄特有的炎熱天氣,造就高雄人阿莎力、直接不迂迴的個性,也養成熱情、正面積極的人生觀。

  滅火器剛成軍時,都市廢棄空間重新活化運用的概念還不普遍,鹽埕是滿布舊倉庫與老街的區域,不到20歲的的楊大正,被這樣沒落、充滿故事感的人文氛圍給深深吸引,大膽帶著滅火器,成為第一個在當地舉辦演唱會的樂團。

  那場演場會,以賣出不到50張門票慘澹收場,做為樂觀的高雄囝仔,他相信太陽總會出來,人生要越挫越勇,繼續向前行。

  17年後,楊大正為太陽花學運創作的《島嶼天光》,奪下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殊榮,那時的滅火器長大了、成名了,不過他們最渴望的舞台始終在家鄉,把最喜歡的樂團帶回港都,始終是心中的夢想,即使後來因為入不敷出而付出巨額代價,滅火器還是轟轟烈烈地在高雄展覽館舉辦了第一屆搖滾音樂祭──火球祭,齊聚本土及海外當紅的龐克天團現場開唱,那隨著旋律沸騰的熱血,多年後依然炙熱地在數萬樂迷內心不曾飄散。

火球祭是滅火器樂團發起的獨立音樂祭。(照片提供/火氣音樂)
火球祭是滅火器樂團發起的獨立音樂祭。(照片提供/火氣音樂)

無論風偌大,阮是驕傲的台灣囝仔

  一路風風雨雨走來,始終把故鄉、友情擺在最重要位置,曾經瘋狂不輕易妥協的楊大正,開始有了變化。

  青春時,會覺得南北資源差異較大,為了南部被貶低感到不公的少年仔,經歷過搭著長途夜車離鄉闖蕩;後來又因高鐵通車,拉近了返鄉距離;又隨著樂團在國內外頻繁演出拓展視野,他開始懂得看事情的角度,可以溫柔而多元,城鄉差距不再那麼強烈衝擊,無論是哪座城市,都屬於這個島嶼的一部分。

  「台灣是個很棒的地方,我們生長的土地很美好,很值得驕傲。」一路走來,不斷嘗試摸索未來的楊大正,終於露出笑意。

  剛成為新手爸爸的他,仍然熱愛音樂,珍惜舞台,相較過去持續追尋創作上突破,現在的他,更重視如何為滅火器重新定位,才能為高雄帶來更多活力。

  「世界在改變,我們應該學習用新方式和世界相處。」楊大正在滅火器出版樂團成軍20年音樂小說《前面有什麼?》的時刻,也宣布將工作室搬遷回高雄的最新計劃,希望將滅火器這些年走過的路與累積的資源,不只透過表演傳遞訊息,還要實際地打造更理想的環境,成為下一代最強而有力的後盾。

  前面有什麼?楊大正依然不知道,他並不打算在此停下腳步,因為他始終是那個在徬徨中,勇敢前行的高雄囝仔。

回到頁面頂層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