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202008雄推薦】愛鳥志工守護凌波仙子的秘密基地

  有「凌波仙子」稱號的水雉,秋冬時節總會來到美濃過冬,卻不見這群嬌客繁殖。四年前,劉孝伸與黃淑玫這對退休老師夫妻檔,在美濃湖打造水雉棲地,推動水雉繁殖的夢想,今年首度以集資認養計劃,讓更多人能參與復育行動。

  2020年6月11日觀察紀錄寫著,「美濃湖棲地B公鳥4顆蛋都孵化了,11:20老大破殻,11:30老二破殻……」志工們自四月以來,用鏡頭記錄保育類水雉復育的過程。影片中,母鳥在滿江紅上覓食,公鳥在巢位孵蛋,小鳥躲在鳥爸爸羽翼下四處張望,讓人看了感動又欣慰。

水雉飛行時體態優雅輕盈。(攝影/Carter)
水雉飛行時體態優雅輕盈。(攝影/Carter)

四月中旬,趕在水雉繁殖期到來之前,種下1,500多叢菱角苗。(攝影/Carter)
四月中旬,趕在水雉繁殖期到來之前,種下1,500多叢菱角苗。(攝影/Carter)

集資認養 推動環境教育

  國中退休老師夫妻檔劉孝伸與黃淑玫,租下美濃湖旁的一方坔地(註:濕地的舊稱),自2016年底,兩人默默營造棲地,逐步落實水雉繁殖的夢想。今年邁入第四年,不僅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共襄盛舉,還首度以集資方式認養棲地,「有69人,超乎我們的預期,愈來愈多人關心環境生態,也願意盡一份心力」,鍾益新老師在教職退休後,率先拋磚引玉擔任集資行動召集人,除了有來自海內外的集資人,志工群也是功不可沒。

劉孝伸是美濃湖水雉棲地的幕後推手。(攝影/Carter)
劉孝伸是美濃湖水雉棲地的幕後推手。(攝影/Carter)

鍾益新拋磚引玉擔當「美濃湖水雉棲地」集資行動召集人。(攝影/Carter)
鍾益新拋磚引玉擔當「美濃湖水雉棲地」集資行動召集人。(攝影/Carter)

  鍾益新特別感謝營造初期,志工的辛苦整地,除了要清除覆蓋坔地的滿江紅與俗稱「鮕呆」的泰國鱧魚,還必須跟時間賽跑,趕在水雉繁殖期到來前,種下1,500多叢菱角苗。「只要把適合的環境營造好,水雉就有機會留下來」,黃淑玫在一旁補充說道,這裡是大自然生物多樣性的寫照,不僅種植了芡實苗、野蓮苗、菱角苗多種水生植物,甚至長出了當地才有的福菜,小青蛙、斑龜也成了常客,當水蠆、豆娘、蜻蜓昆蟲增多,鳥類就愈容易覓食。

美濃湖是高雄市僅次於澄清湖的第二大湖泊,在北方群山攬抱下,湖光山色景致宜人。(攝影/Carter)
美濃湖是高雄市僅次於澄清湖的第二大湖泊,在北方群山攬抱下,湖光山色景致宜人。(攝影/Carter)

水雉棲地孵出希望

  四月至九月是水雉繁殖季,加上特有的一妻多夫生態,從求偶、築巢、交尾、產卵、孵蛋、育雛、護幼等各種行為,往往令透過望遠鏡觀察的志工感到興趣盎然,常常守候數小時,依然樂此不疲,只為了記錄難得的生態景觀。鍾益新說,今年水雉築巢比去年更順利,讓小水雉破殼後,能充分覓食與得到防護,目前已有10隻小水雉在公鳥帶領下順利成長,還要再接再厲,迎接新生命。

每年四月至九月是水雉繁殖季。(攝影/Carter)
每年四月至九月是水雉繁殖季。(攝影/Carter)

被志工稱為橘子老師的黃淑玫說,觀察水雉生態很療癒。(攝影/Carter)
被志工稱為橘子老師的黃淑玫說,觀察水雉生態很療癒。(攝影/Carter)

  美濃水雉數量雖不多,卻因為劉孝伸、黃淑玫、鍾益新與棲地志工這群領頭「鳥」的努力,高雄市觀光局也開始規劃美濃湖區,經營水雉繁殖棲地,高雄鳥會願意協力認養,幫助棲地逐漸擴大,讓環境變得更友善,「將來水雉及水鳥棲地,將成為美濃湖生態觀光的重要區域,也是環境教育的生態據點。」

感謝美濃湖水雉棲地志工的協力與付出。(攝影/Carter)
感謝美濃湖水雉棲地志工的協力與付出。(攝影/Carter)

兩隻公鳥對峙領域保衛戰正上演。(照片提供/美濃湖水雉棲地志工鄭智仁)
兩隻公鳥對峙領域保衛戰正上演。(照片提供/美濃湖水雉棲地志工鄭智仁)
回到頁面頂層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