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202103特別企劃】以針線邂逅大自然,體驗生活中的藝術

  原本是傳統藝術的刺繡,在專精於寫生刺繡的盧冠伶巧手與教學下,讓高雄的美好風景、療癒的植物圖騰,在刺繡上美麗綻放。不僅能體驗手作,也能感受大自然的療癒力。

盧冠伶從平面設計師轉職投入刺繡個人品牌。(攝影/盧冠伶)
盧冠伶從平面設計師轉職投入刺繡個人品牌。(攝影/盧冠伶)

寫生刺繡,以大自然為師

  「因為路過花店買了一株形狀圓澎的乒乓菊,就以其形態寫生。」這是盧冠伶近日的記錄,也是「写生」刺繡工作室的日常。從唯妙唯肖的鳥獸到形形色色的觀葉圖鑑、山形寫生,「写生」工作室作品主題多和大自然相關,對照傳統刺繡通常為精緻華美的花鳥圖案,刺繡工藝在她手中,有了新詮釋。

  寫生刺繡是一門藉由針線描繪景物的創作方式,同樣是繪畫,為了完美將畫面轉譯到布面上,刺繡的一針一線都比素描更加費時,寫生刺繡才能展現如此獨特的質感。

  盧冠伶在大學是視覺設計的高材生,曾在2013年相繼獲得德國紅點、德國iF設計獎,當時為了畢業展作品,常在圖書館看書,開啟她對刺繡這個未知領域的興趣,「我想用自己雙手回歸原始去創作」,大學開始熱衷攝影,平時就拿著相機記錄山林,抽離都市喧囂的心。她喜歡將自然的素材加入刺繡裡,除了可記錄下素材與創作當下的故事,從相機鏡頭到手中針線更帶給自己內心的平靜。

零錢包、鑰匙圈,結合多元媒材生活選品配搭更有型。(攝影/周治平)
零錢包、鑰匙圈,結合多元媒材生活選品配搭更有型。(攝影/周治平)

自學鑽研刺繡技法,形塑獨一無二個人風格

  在刺繡領域摸索近十年,盧冠伶一路靠著自學鑽研,形塑出獨一無二的個人風格。刺繡技法有上百種,無論是長短繡、鍛面繡針法進行多層次堆疊,或植物繡,抑或近年很盛行的戳戳繡,她解釋刺繡基礎本來就是從古老智慧疊加演繹,只不過隨著時代變遷,審美觀念有別,「我不會定義自己為新銳或傳統,我的作品是我心中想要的刺繡風格,加入一些個人藝術創作,而不是傳統工藝的延續」。

  技法多變,媒材廣泛,也能看出盧冠伶好學與強烈的求知慾。曾經出走澳洲塔斯馬尼亞(Tasmania),一方面想要脫離現有環境,也嘗試在當地自然環境中融入一些創作素材,包括植物染線就是當時發想的創作靈感,甚至在她為數不多的人像刺繡裡,印象派畫家梵谷就是在澳洲完成的作品。「因為我剛畢業就投入刺繡,而且生性害羞,自信不足,錯失了很多機會;在澳洲那一年,我學會接納,這是最大的轉變」。

刺繡基本技法,如結粒繡、緞面繡、長短繡,都像在畫畫的過程。(攝影/周治平)
刺繡基本技法,如結粒繡、緞面繡、長短繡,都像在畫畫的過程。(攝影/周治平)

複合媒材,勇於嘗試創作

  盧冠伶透過刺繡看見自己的天賦,少了師承傳統流派的創作包袱,讓她在不同時期選擇不同技法,創作風格就會有所不同。包括近期對天然礦物顏料的岩繪深感興趣,也想積極嘗試東方元素的媒材和意象,最近她還喜歡從詩句裡或一首歌的歌詞裡延伸創作,去年在高雄文學館邀請下,以詩人波戈拉作品〈翻譯我的海〉為題,用刺繡創作詮釋與之對應生活經歷與感受。

  以針代筆,以繡線為顏料,盧冠伶持續「写生」,記錄生活。透過作品和教學,她讓更多人認識刺繡,體驗刺繡過程的緩慢與專注,並感受寫生刺繡的樂趣與療癒。

擁有視覺設計專業背景,盧冠伶更容易掌握畫面構圖比例。(攝影/周治平)
擁有視覺設計專業背景,盧冠伶更容易掌握畫面構圖比例。(攝影/周治平)
回到頁面頂層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