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202004職人大賞】金工師傅陳俊源的黃金時代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句成語彷彿是金工師傅陳俊源的人生寫照。國中畢業就入行,陳俊源現在才剛過知天命的年紀,在金工這門行業裡,已經是老師傅的資歷。隨著機具設備替代純手工,經歷傳統學徒制的金工師傅,將愈來愈稀罕。

拿火槍燒是金工最基礎的打底功夫。(攝影/Carter)
拿火槍燒是金工最基礎的打底功夫。(攝影/Carter)

傳統學徒出身的金工職人

  「真金不怕火煉」,無不表達黃金在人們心目中的崇高價值,對入行35年的陳俊源而言,日復一日打磨金飾工作,早已不為所動。看他拿著戳刀,專注地戳磨拋光手上的金飾手環,這些都僅僅是陳俊源所說的基本功而已。

  國中畢業就到黃金加工工廠當學徒,最初就是一直拿火槍燒、拿鐵鎚敲、拿戳刀磨三個動作,前期兩年讓他打下紮實的基本功;當兵退伍後,他繼續從事金工製作,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他開始學習各種金工技術,透過觀察求教其他師傅,在台灣有句諺語說,學徒最少要三年六個月才能出師,而陳俊源謙稱用了十年下苦功,才認可自己成為一名金工職人。 

經過拿火槍燒、戳刀磨過,純金度立刻金光閃閃。(攝影/Carter)
經過拿火槍燒、戳刀磨過,純金度立刻金光閃閃。(攝影/Carter)

培養耐性與沈靜

  從事金工製作的工作室,工作日常單純,陳俊源笑說,「以前還是學徒時,老闆總是叮嚀椅子要黏在屁股上」,金工師傅需要有耐性,做壞了不能心浮氣躁,就是花時間重做而已,他強調,無論是做中學、錯中學,都是累積經驗的過程。

  平時雖以金飾量產工作為主,陳俊源坦言仍偏好純手工的金工製作,從原料到成品一手包辦,以往沒有電動機台的年代,全靠手工抽線、壓金,滾筒滾亮再進行效果處理,如打砂、噴砂、鑽砂等等,最後拋光就可以完成工序了。畢竟純手工客製化比較有挑戰性,曾有客人委託訂製珠寶盒,得先用木材車床,再用純金包覆,「對我來說,沒有麻煩或棘手的金工製作,我在這一行35年了,不熟悉的媒材,也要想辦法突破做出來」。

手鍊手環變化式樣多,是純金飾品不敗款。(攝影/Carter)
手鍊手環變化式樣多,是純金飾品不敗款。(攝影/Carter)

慢工出細活,重質不重量

  金工這門技藝從傳統純手工打造進化到蠟雕,脫蠟鑄造法為近代金工大量鑄造的方式,同樣是設計打版開模,相比同業追求「量」產,陳俊源更在意金工精細度,不僅自我要求慢工出細活,也設下不易複製的門檻,就像他之前代表公司參加金屬鑑定中心的展覽作品「海底世界」,魚蝦、貝類每件微小的海底生物約一公分,精工細作太過珍貴,還因此成為獨一無二的非賣品。

  純金飾品受市場潮流影響,相較早期老一輩式樣,現在年輕人喜愛多元風格,陳俊源笑說,之前英文字很流行,Forever、Honey、Love做到很膩,後來還有幾何圖形、潘朵拉風格黃金串珠等。在這麼一張小小的工作檯上,陳俊源專注而認真地打磨出自己一生的黃金時代。

「海底世界」是陳俊源純手工打造的代表作,每件微小的海底生物僅約一公分。(攝影/Carter)
「海底世界」是陳俊源純手工打造的代表作,每件微小的海底生物僅約一公分。(攝影/Carter)
回到頁面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