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enu

【202010職人大賞】允文允武的木匾專家吳崑章

  隨著時代進步,許多早期傳統工藝面臨失傳之際,卻也有部分受到重視,匾額雕刻就是一例。一把刻刀精湛的技術就能獨當一面,即使市面上的電腦雷射雕刻早已發展一段時日,書法家吳崑章,同時是木匾專家,堅持手寫與手工雕刻,「獨當一面」不只是技藝的追求,更是獨一無二絕不復刻的價值。

打赤膊製作匾額的吳崑章,是鳳山佛具街「三民路」生活裡的一道日常風景。(攝影/曾信耀)
打赤膊製作匾額的吳崑章,是鳳山佛具街「三民路」生活裡的一道日常風景。(攝影/曾信耀)

佛具街上的木匾專家

  鄰近鳳山信仰中心雙慈亭、龍山寺兩座古廟的三民路,是南台灣最著名的佛具家具街,各式各樣供桌、佛像、燈具隨處可見,人來人往,只見打赤膊的吳崑章手握刻刀,埋首專注在筆畫之間,當地人熟悉的常民生活裡,總少不了這一幕。

  來自台南白河的吳崑章,十七歲就來到高雄七賢路學習招牌製作,某次因緣際會,到匾額師傅的店面當學徒,從此開啟三十多年的書寫生涯。「我從小就喜歡畫畫,小時候放學就會到宮廟待著,喜歡看門神、龍虎神獸」,吳崑章笑說自己本來是要來學廟宇的彩畫,結果反而學成招牌匾額的一技之長。

有260多年歷史的鳳山雙慈亭,「神光永佑」、「天佑吾民」匾額就是出自吳崑章之手。(攝影/曾信耀)
有260多年歷史的鳳山雙慈亭,「神光永佑」、「天佑吾民」匾額就是出自吳崑章之手。(攝影/曾信耀)

剛中帶柔自成一格

  匾額常見用於宮廟殿堂、建築商店招牌與祝賀獎勵等,融合辭賦詩文、書法篆刻、建築藝術為一體,集字、印、雕、色之大成,體現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在訪談之際,吳崑章一邊聊天,一邊運筆如飛,手起刀落,完全不受影響。不同正規科班訓練的匠師,曾是武術教練的吳崑章,將打太極的內功運氣應用在寫字上,「所以我寫字有種剛中帶柔的筆勁,不會像一般人的字體太死板」。

  每塊匾額的製作時間約莫一周不等,依匾額的大小及精緻度做區分,將國外進口的南洋檜木寫上書法字,雕刻後噴漆、研磨、貼金、包裝,最後掛上匾額才算大功告成。相較半小時即完成的電腦刻字CNC雕刻木匾,吳崑章從筆墨打稿、雕刻修字到上漆,傳統手工匾額呈現出無可替代的靈動與神韻,他強調一塊匾額好看與否,關鍵在字體,書法有篆、隸、楷、行、草,五種書體,他從未背字帖學習書法,入行以來練就一手書法寫得行雲流水,也奠定他寫字自成一格的名氣。

吳崑章擁有30多年手藝,將屬於國寶級的手寫藝術躍然於匾額上。(攝影/曾信耀)
吳崑章擁有30多年手藝,將屬於國寶級的手寫藝術躍然於匾額上。(攝影/曾信耀)

把興趣當作職業,樂此不疲

  走訪逾兩百年歷史的鳳山四大廟之一的雙慈亭,出自吳崑章之手的「神光永佑」、「天佑吾民」匾額高掛廟堂,聽他一邊解釋,「有這種字就代表神明會來,也算是神明指定交付的任務」。來到慶章書法僅僅約兩坪大的工作室,吳崑章站在招牌「神龍雕」旁,明眼人一看便能領略何謂「畫龍點睛」之意。

一手打造的「神龍雕」匾額招牌,畫龍點睛都在「龍」字上。(攝影/曾信耀)
一手打造的「神龍雕」匾額招牌,畫龍點睛都在「龍」字上。(攝影/曾信耀)

  「寫字、繪畫是我的興趣,也把興趣當成我的事業」,相較一般學徒需要三年四個月,吳崑章僅花一年,便將匾額製作的精髓學習到位,三十多年來,仍享受樂在其中的初衷。他透露至今早已製作不下萬件匾額作品,甚至日本、韓國、越南、泰國、加拿大等地,也有人專程來訂製慶章書法匾額,過年時,寫的一手好字的他,現場揮毫寫春聯,更忙得不可開交。

  在吳崑章的慶章書法工作室牆上,照片裡記錄了年輕時的跆拳道身手,好身材的他,每天保持做一千下伏地挺身的習慣,加上寫字、繪畫、雕刻,讓人看見允文允武的一面。「我只有在抄心經、大悲咒,才需要心靜下來」,就算廟會市集喧鬧一片,吳崑章總是一派鎮定,境隨心轉不為所動,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吳崑章當場示範起拉筋劈腿與重訓,看得出曾為武術教練、跆拳道高手的好身手。(攝影/曾信耀)
吳崑章當場示範起拉筋劈腿與重訓,看得出曾為武術教練、跆拳道高手的好身手。(攝影/曾信耀)
回到頁面頂層 回到頁面頂層